站内搜索:   今天是:
新闻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: 首 页 >>  学习园地 >> 新闻详细页
在“自然与文学”论坛上的发言
作者:冯炬明   来源:本站原创   时间:2018-9-18 11:13:18   点击:247

 

自然与文学,从字面上来看是个十分宏大的课题,从实质上来讲又是个相对具体的问题。

古人讲天人合一,这是一种思想,也是一种生态。

自然乃万物之母。

人在自然的孕育中诞生,人在自然的涵养中生长。

文学作为一门艺术,传统意义上所探究的是人内心的渴望、迷茫和俗世的喧扰、纷繁。而这也多不过大自然整体中的一个局部,即便你宣称并不以“人”为主要陈述对象,不以叙写青春、激情、死亡、爱恋等等这些“文学的永恒主题”为初衷,仅止于专注解析自然的奥秘,对某种现象的无法释怀,对某种事实的无声默想,那也意味着表达了自然对人类生存环境的影响,对人类心灵寄放的启迪,对人类创造未来的祈盼。所以,你对自然有着怎样的感受、感悟、感情,决定了你的文学作品有着怎样的深度、高度和热度。

这样说开去,自然与文学的论说,就等同人与自然的论说。

时间可以消磨人,如同四季交替可以更改自然的景观。消磨人不等于消灭人,人在,还会幻想、还会做梦,观照自然之际,就有一种说话的冲动。

说话的冲动被作家残雪称之为灵感。

随着工业化、城镇化、农业现代化进程加快,人与自然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密和紧张。这为我们与自然进行心灵对话,着手通过艺术领受、审视人与自然看似简单实则复杂的关系演绎出更多的可能性。

自然是自在之然是自主之然,她会变异、改观、重新匣定进化遵循的规律和原则,让界门纲目科属种更加具有沧海桑田般的巨痛和唯美。人类揣着通关文牒上路,惊叹电光石火之激烈,倾听林涛水瀑之争鸣,细观迎风披雪之魅姿。咀嚼沿途景色的同时,我们也成为了沿途的景色。

面对层出不穷的变化,艺术作品所做的只能是提供暗示、揭露,给人类如何摈弃对自然的贪图、虏掠,找到安稳的归宿给出建议和指明方向。过去的人如此,现代人如此,将来的人亦如此。这缘于人有着亘古不变的情怀,知遇自然,敬畏自然,感恩自然、崇尚自然。

爱默生认为“自然是精神之象征”,他说:“在丛林中,我们重新找回了理智与信仰”。在他眼里,自然之中潜藏着人类或柔美或刚强的品性,因为心灵格外需要自然的浸润和洗涤。美国作家梭罗被奉为“自然文学的先驱”。他宣称“大自然就是我的新娘”,在《瓦尔登湖》中,梭罗不仅仅在关注自然生态,更是忧虑人类所栖居的环境。

文明与自然并非呈水火不容之势,当我们拿起笔,或者坐在电脑前时,必须怀有科学的认知和理想的光芒,必须体现万物与苍生和谐共荣的态度,促使渐趋微弱的自然之声变得更加坚韧,这是作品的旨趣所在,也是自然给人们的启示、给作家创作应有的告诫。

自然的展布独特而自由,自然的造化巧夺天工,我们要倾情于自然之美,无论何种表述方式都会多少显得苍白乏力。法国作家克劳德.西蒙说,小说家对事物只能看到不全面的甚至是主观的一瞥。也就是说作家的视野是受限的,这是一个创作的短板,同时也是考量作家掌控灵感能力的关键。人们常说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乾坤。既然我们无能赋予自然全面性的可靠性的认知,尝试着从“侧面”切入,在一朵花、一枝绿叶、一条溪流中安放我们纷乱的思绪,撰写出读者喜闻乐见的文章,也许不失为对自然与艺术关联的最佳定义和诠释。

睿智的作者喜爱另辟蹊径。福克纳有句名言:我的像邮票那样大小的故乡是值得好好描写的,而且,即使写一辈子,我也写不尽那里的人和事。在国内,早先有鲁迅的“鲁镇”、沈从文的“湘西”,现今有刘恪的“碑基镇”、莫言的“高密东北乡”。每个人的故乡都具有特定的象征意味。作者从自身感悟出发,真情地把熟悉的自然、文化、生活用地域、方位的形式展示出来,思索的是生存与发展、地域性与世界性的重大问题,势必构筑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基于现实境况,且又超然界外的文学景观。

自然透明而精致、纯朴而圣洁,她所拥有的价值远远超过其原物本身。每一个人,特别是衷情于艺术的作者,都有责任和义务让这样的价值保留下来,永不灭失(2018年9月,于山东省高密市红高粱大酒店)


网站首页| 地矿文化 | 招贤纳士 | 意见反馈
Copyright 2008-2010, hnsdksy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: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科学大道81号 邮编:450001
电话:0371-60170899 传真:0371-60170883 邮箱:hnsdksy@hnsdksy.com
版权所有:河南省地矿局第四地质勘查院 豫ICP备09005284四普海威技术支持